宏观经济学的数据

发布于 16 天前  38 次阅读


Political Economy Introduction 02《Marcoeconomics》Chapter 1

  在本篇中,我们将预先地为后面的内容铺垫一些基本的经济学术语和知识。

一、国内生产总值

2.1 名义GDP与实际GDP

  考虑下面一种情况,我们在一个市场上交易两种水果——橘子和苹果——那么我们可以认为:

$$
\begin{eqnarray}
GDP &= \text{苹果的价格} \times \text{苹果的数量} \notag \newline
&+\text{橘子的价格} \times \text{橘子的数量} \tag{1-1}
\end{eqnarray}
$$

  经济学家把用现期价格衡量的产品与服务的价值叫做名义GDP(nominal GDP),名义GDP的上升可能是价格的上升,也可能是数量的增加。这种计算方法并不是一种衡量经济福利的好指标。换言之,这个指标并没有确切反映出经济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满足家庭、企业和政府的需求。如果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价格翻倍了,那么名义GDP也将翻倍。但是我们并不能认为经济满足需求的能力也翻倍了,因为每一种产品或服务的数量是不变的。

  为了剔除这种价格因素的影响,经济学家使用实际GDP(real GDP)来作为新的指标。假设我们想要比较生成苹果和橘子的经济中,2020年的产出和随后的年份的变化,我们可以选择一组价格不变,只观察数量带来的影响,即定一议二。如果我们以2020年的价格作为参考,那么2020年的实际GDP是:

$$
\begin{eqnarray}
实际GDP &= \text{2020年苹果的价格} \times \text{2020年苹果的数量} \notag \newline
&+\text{2020年橘子的价格} \times \text{2020年橘子的数量} \tag{1-2}
\end{eqnarray}
$$

同样的,2021年的实际GDP是:

$$
\begin{eqnarray}
实际GDP &= \text{2020年苹果的价格} \times \text{2021年苹果的数量} \notag \newline
&+\text{2020年橘子的价格} \times \text{2021年橘子的数量} \tag{1-3}
\end{eqnarray}
$$

2022年的实际GDP是
$$
\begin{eqnarray}
实际GDP &= \text{2020年苹果的价格} \times \text{2022年苹果的数量} \notag \newline
&+\text{2020年橘子的价格} \times \text{2022年橘子的数量} \tag{1-4}
\end{eqnarray}
$$

注意,这里2020年的价格被用来计算这三年的实际GDP。由于价格是不变的,不同年份的实际GDP一定反映了商品和服务数量的波动。由于一个社会向其成员提供经济上满足的能力最终取决于生产的商品和服务的数量,实际GDP比名义GDP提供了一个更好的经济福利衡量指标。

1.2 GDP平减指数

  利用名义GDP和实际GDP,我们可以计算GDP平减指数(GDP deflator),又称GDP的隐形价格平减指数:

$$
\text{GDP平减指数}=\frac{{\text{名义GDP}}}{{\text{实际GDP}}} \tag{1-5}
$$

其反应了经济体中总体价格水平所发生的变动。

  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一概念,我们思考下面这种情况,假设在一个只有面包的经济体中。我们另今年的面包价格为$P$,今年的面包数量是$Q$,那么今年的名义GDP为$P \times Q$;同样的,如果我们以之前某一年的价格${P}_{base}$作为基点,今年的实际GDP则是${P}_{base} \times Q$,于是有:

$$
\begin{eqnarray}
GDP deflator = \frac{P \times Q}{{P}_{base} \times Q} = \frac{P}{{P}_{base}} \tag{1-6}
\end{eqnarray}
$$

  GDP平减指数让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待名义GDP:一方面衡量产量的(实际GDP);另一部分衡量价格(GDP平减指数)。

  在经济学中,有两个常用的算数事实,其一是:两个变量的乘积的变化,近似等于每一个变量变化的乘积。例如,我们用$P$表示GDP平减指数,$Y$表示实际GDP,那么$名义GDP = P \times Y$,于是有:

$$
\begin{eqnarray}
d(PY) &=& YdP+dyP \notag \newline
\frac{{d \left( PY \right) }}{{PY}} &=& \frac{{dP}}{{P}}+\frac{{dY}}{{Y}} \tag{1-7}
\end{eqnarray}
$$

即:名义GDP的增长,约等于GDP平减指数的增长,与实际GDP增长之和。第二个算数事实由第一个推出:$d(numerator/denominator) \approx d(numerator) - d(denominator)$。

二、支出的组成部分

  经济学家把GDP分为四大类支出:

  1. 消费(C);
  2. 投资(I);
  3. 政府购买(G);
  4. 净出口(NX)。

我们用$Y$代表GDP,于是有$Y = C + I + G + NX$。

  消费(consumption)由家庭在产品和服务上的支出构成。产品是有形的东西,它们又分为耐用品和非耐用品。比如,汽车、电视这种长时间使用的产品是耐用品;而食物、衣服则属于非耐用品。服务消费包括了各种无形的东西,比如理发、就医、学费等。

  投资(investment)由未来使用而购买的产品构成。投资分为三个子类别:企业固定投资,住房固定投资和存货投资。企业固定投资,也称为非住房固定投资,是企业对新建筑物、设备和知识产权的购买;住房投资是家庭和房东对新住房的购买;存货投资是企业存货的增加(如果存货减少,则存货投资为负)。

  政府购买(government purchase)是政府购买的产品和服务,但并不包括社会保障、福利等转移支付。由于转移支付是收入的再分配,并不用于交换产品和服务,所以不是GDP的一部分。

  净出口(net exports)是与其他国家的贸易。

这里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投资”这个术语指的是创造了被称为资本的实物资产。我们通过一个例子来区分,张三购买了一套100万的房子,李四花费50万新建了一套住宅。这里只有李四算投资,因为他创造了新的实物资产,而张三只是将他人的实物资产转移到了自己的名下。同样的,张三向李四购买了100万的股票,王五公司向公众出手了价值200万的股票,并开设了一个新工厂。这里的投资总额是200万,和前面的例子相同,张三只是转移了股票的所有权,而王五公司的新工厂才算作投资。

三、消费者价格指数

3.1 一篮子产品的价格

  今天的1元钱和20年前的1元钱所能购买到的东西是不同的。几乎每一种东西的价格都上涨了,这里我们先不去关注通胀(inflation),而是先关注如何衡量生活成本的变动。

  最常使用的指标是消费者价格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 CPI),但如何将经济学中许多商品的价格统一成一个指标成了一个复杂的问题。其中一点是,像是猪肉这种消费品的购买数量是远远大于狗肉的,那么CPI中对应的权重前者也会更高,CPI就是这一篮子产品与服务在某年的价格与基年价格的比值。例如,这个典型消费者每月购买5个苹果和2个橘子,那么这一篮子产品包括5个苹果和2个橘子,其CPI是:

$$
{CPI=\frac{{5 \times \text{苹果的现期价格} + 2 \times \text{橘子的现期价格}}}{{5 \times \text{苹果的基年价格} + 2 \times \text{橘子的基年价格}}}} \tag{3-1}
$$

  CPI是最受关注的价格指数,但它并不是唯一的指标。另一个价格指数是生产者价格指数(producer price index),它从卖方的角度计算通胀,衡量企业卖给消费者和其他企业的典型一篮子产品价格。除了这些价格总体水平指数外,劳工统计局还计算食物、住房和能源等特定产品的价格指数。还有被称为核心通胀(core inflation)的数据,它提出了食物和能源等易受波动的产品,以追求更好地描述通胀水平。

3.2 CPI、GDP平减指数以及PCE平减指数

  在第1.2节中,我们讨论了另一个价格指数——GDP deflator——名义GDP和实际GDP的比值,现在我们需要讨论一下GDP deflator和CPI的主要区别。

  1. GDP deflator用来衡量所有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的价格,而CPI用来衡量消费者购买的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因此,企业或政府购买导致的价格上升并不会反应在CPI中,而是会反应在GDP deflator上。
  2. GDP deflator只包含了国内生产的产品,进口产品并不是GDP的一部分,因此也不反应在GDP deflator上。因此,进口汽车的价格上涨并不会影响GDP deflator,但是由于进口汽车属于一篮子产品,因此会影响到CPI的计算。
  3. CPI给不同的产品分配固定的权重,而GDP deflator分配变动的权重。举个例子:如果今年发生了灾害导致橘子产量归零,货架上剩下的橘子价格就会涨到天价。由于没有新的橘子产出,因此不会被计算到GDP中,也不会影响GDP deflator;但是消费者还能购买到货架上的橘子,而其价格变化也会影响到CPI的计算。

  经济学家把用一篮子固定产品计算价格指数称为拉氏指数(Laspeyres index),而使用一篮子可变产品计算的价格指数称之为帕氏指数(Paasche index)。两者并没有明显的优劣之分,当不同产品的价格变动量不一样时,拉式指数容易夸大生活成本的上升,因为其没有考虑到——消费者可以用价格相对更低的产品来代替价格上涨的产品;而帕氏指数则相反地低估了这一情况。

  除了CPI和GDP deflator之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通胀衡量指标——个人消费支出(personal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PCE)的隐形价格平减指数,简称PCE平减指数(PCE deflator)。其计算方式与GDP deflator相似,但不是反应所有的GDP,而是基于GDP中消费这一组成部分。也就是说,PCE deflator反应的是名义消费者支出与实际消费者支出的比值。

  PCE deflator在某些方面与CPI类似,只包含了消费者购买的产品和服务的价格,也包含了进口产品的价格;在某些方面又和GDP deflator类似,允许篮子产品动态地进行权重分配,即允许篮子产品跟随消费者的支出结构变动而变动。由于PCE deflator所具有的属性是CPI和GDP deflator的混合,所以美联储使用PCE deflator来衡量通胀指标。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个指数的变化往往是相关的,只是谁会更高一些的区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