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性批判》 01 先验感性论

发布于 2021-07-16  16 次阅读




《Critique of Pure Reason》 Transcendental aesthetic

  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康德认为空间和时间仅仅是我们如何感知对象的形式特征,而不是独立于我们存在的事物本身,亦不是它们之间的属性或关系。空间和时间中的物体被称为“表象”,他认为我们对事物本身的实质一无所知,我们所讨论的事物(thing)是事物本身的表象(appearances)。

一、论空间

1.1 空间概念的形而上学阐明

  1. 空间不是一个从外部经验抽象而来的经验性概念。

  我与非我之物发生关系,不仅需要我与非我之物之间的不同,而且需要我与非我之物所处位置的不同。

  1. 空间是作为一切外部直观的基础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先天表象。

  尽管人可以想象在空间中没有遇到任何对象(object),但人却不能表征(represent)没有空间(即表示虚无,将虚无显现)。

  1. 空间不是关于一般事物的推理性/普遍概念,而是一个纯直观。

  多个空间它们是同时的(simultaneous),不是连续的(successive)。即它们是统一空间的多个部分,而不是“先后”产生了多个空间。

  1. 空间的无限性

  空间被表征(represented)为一个无限被给予的大小(infinite given magnitude)。现在,尽管人们把一个概念(concept)设想为一个表象(representation),并将这个表象包含在一个无穷的集合中,该无穷集合包含了不同的可能的表象,从而把这个概念所设想的表象包含在这个表象集合之下(under itself);但是,没有这样一个概念,能被想象为一个将无限多的表象包含在其中(within itself)的集合。
  尽管我们上述提到了一个表象不可能within itself,但是空间却是这么被设想的。我们可以将空间无限划分为子空间,这些子空间是同时存在的,且子空间们是同一的(它们是空间的一个部分)。
  因此,空间的原初(original)表象是一个先天直观(a priori intution),而不是一个概念

1.2 空间概念的先验阐明

  康德很蛇皮地证明了:空间的表象是直观。

1.3 从这些概念得出的结论

  1. 空间不表征任何一个物自体的属性,也不再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之中表征它们。
  2. 空间时外感官的一切显像的形式,是感性的主观条件。

  康德主张空间具有经验性的实在性(empirical reality),同时具有先验的观念性(transcendental ideality)。空间为物体(或称对象)提供了一种直观的方法,该种方法能让我们直观到对象。
  除了空间外,没有任何能被先天综合的表现。与颜色、温度等感觉(sensations )不同,颜色本身无法通过直观被我们认识。举个例子,我们认识红色需要结合一定的经验:我们见过红色,并且有了红色这个表象的经验,在下一次见到红色的时候,我们才能“直观”(感受)到它是红色。而空间则是不加以任何经验的,是一种原初的、先天的直观。
  一般来说,在空间中被直观的任何东西都不是事物自身,空间也不是事物自身的固有形式。相反,对象根本不为我们所知,而我们称之为外部对象的东西,无非是我们感性的纯然表象,其形式就是空间,而真正的相关物亦即物自体。

二、论时间

2.1 时间概念的形而上学阐明

  1. 时间不是从经验中抽象出的经验性概念。

  如果时间不能先天地作为基础,则同时或者相继(发生某事)甚至不会进入知觉。惟有以时间的表象为前提,人们才能表征(represent):一些东西(thing)处于同一个时间中(同时,simultaneously)或者处于不同时间中(相继,successively)。

  1. 时间是一切直观之基础的必要的表象。

  人们可以从时间中去除表象(appearances),但却不能除去时间本身。换言之,人可以想象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面什么也不发生,但不能想象没有时间(将虚无显现化)。对象(object)时间与空间中被称为表象/显像(appearance,representation)。

  1. 一般时间原理的可能性。

  时间只有唯一的维度:不同的时间不是同时的(simultaneous),而是相继的(successive)。这一点正好与空间相反。

  1. 时间不是推理概念/普遍概念,而是感性直观的纯形式。

  同空间,不同时间只是时间的一个部分。

  1. 时间的无限性。

  每一个时间的确定,都藉由对单一时间的限制(limitation)来完成。因此,时间这一始源的表象必须不受限制地被给予。一个实体(entire,即对象object,也是物thing)的各个部分和自身惟有通过限制才能确定地被表征,那么,整个表象必然不是通过概念给予的。因为概念只能包含部分表象,相反,必须有直接的直观作为概念的基础。
  人话(笔者):时间与空间是无限的,人是有限的。人通过对无限的时间取极限(limit,或者说加以限制),就能确定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这里再次证明了时间是一个直观,而不是一个概念。

2.2 时间概念的先验阐明

  上面的第三点。但是康德还做了个额外补充:以运动学为例,说明了运动的概念需要在时间的表象之中才存在可能性。

2.3 从这些概念得出的结论

  1. 时间不是独立存在东西,也不是作为客观的规定依附于事物。
  2. 时间是内感官的形式,即我们自己与我们内在状态的直观。
  3. 时间是一般表象的先天形式条件。

三、总结

  我们的一切直观无非是关于显像(appearance)的表象(representation);我们所直观的事物(thing)并非就是其事物本身(笔者:躲在表象背后的“真实”),也不是向我们所显像的组成他们事物自身的(他们的)关系。而如果我们把我们的主观(subject),哪怕是仅仅把感官的一般主观性状(constitution)去掉,客体在空间和时间中的一切性状(constitution)、一切关系、甚至时间和空间本身都将消失。那些事物作为显像不能就自身而言(in themselves),而是只能在我们心中存在(in us)。
  空间和时间是直观的纯形式(pure form),一般感觉(sensation)则是质料(matter)。我们只能先天的,即在一切现实的知觉(perception)之前认识(cognize)这种纯形式,因而这种纯形式被叫做纯直观;感觉则是被称作经验性直观,亦是我们知识中被称为后天知识的那部分。前者(直观)必然地依附于我们的感性,无论我们的感觉是哪一种方式;后者(感觉)则可能极为不同。
  在直观中,一个物体(body)的表象(representation)不包含物自体(in itself)本身的任何东西。而只包含某物的显像,和我们由此被刺激的方式。我们的认识能力的这种感受性,就叫做感性,即是人们彻底看透前者(表象),也与物自体本身有折天壤之别。
  康德之后证明了一堆东西。先验感性论提出的纯直观为后面康德的命题:先天综合命题提供了一个铺垫。